深圳燃气> 读书随笔
读书随笔

秀美浔阳,烟雨如梦——九江山水文化之旅

发布日期:2017-05-27    信息来源:

九江深燃公司 熊磊

九江古称江州、浔阳,秦朝设郡,汉代筑城,南得庐山之奇秀,东临鄱阳湖之浩淼,为“天下江山眉目之处”,藏有太多人文情怀与故事。当国人还在读书识字之时,就在记忆里搭建关于这座城的记忆——李白的《望庐山瀑布》,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、苏东坡的《石钟山记》等,前后22篇课文及诗词,将浔阳古城与国人的文化情结紧密联系在一起,从此再也割裂不开。

观雨浔阳古楼,羁旅天涯意味

古时,九江作为茶叶的集散地,形成了独特的码头文化。因此,九江经常会与江湖和码头的文化意象联系在一起。《水浒传》里“宋江浔阳楼题反诗”,和“梁山众好汉江州劫法场”都是以此地为背景。细雨朦胧间,浔阳楼伫立江畔。秋风瑟瑟,遥想当年,梁山好汉聚义行道,尽显中国古代江湖文化之风流。

但秀丽的九江,天生更适合婉约的风格。因为有太多文人雅士,被贬后经过此处,或歇脚,或流连忘返。他们在羁旅中感受着天涯意味,在酒与乐曲中,谱写了一篇又一篇千古佳作,最有名的当属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。

走出浔阳楼,沿着长江边继续前行,有一古亭背倚琵琶湖,是为“琵琶亭”。几千年前,江州司马正是在此咏叹:“同时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”。短短一句话,却穿越千年,偎贴了无数寂寞旅人的心灵。

夜晚,坐卧琵琶亭里,听水声、风声,观江天、云彩、晚月,用心体会“一弹流水一弹月,半入江天半入云”的意境,瞬间会有穿越的错觉。白云苍狗,岁月变换,望远方秋水长天,当饮清酒一杯,共感古人别样情怀。

静赏庐山枫红,梦回三教大同

来到九江,必上庐山。秋高气爽之时,拄着芒杖,踏着崎岖石阶,沿路领略怪石清泉,瀑布云海。当登顶后,视野瞬间开阔,俯瞰众山,心胸为之一畅。缓步来到牯岭,云雾缭绕,秋叶枫红;走过最美街心公园,如琴湖已如出浴少女,那一泓秋水下的深幽倒影,如梦似幻;沿着小路漫步花径,草堂余晖正好。

夕阳下,闭上双眸,张开双臂,细细品味清风徐来,细雨扑面的惬意,飘然若仙。恍惚间,仿佛又看到儒士陶渊明,禅师慧远和道士陆修静在虎溪间大笑而别。在庐山的山水文化间,儒释道三教在这里融合,而《桃花源记》正是三教融合的理想的描绘,绘出了九江的大同之梦。

季羡林先生在病榻上为庐山的题词“人文圣山”已成绝笔,但庐山文化依然可以成为九江文化的精神高地。现存庐山的诗词有16800余首之多,其中承载了太多过往文人墨客的梦想与胸怀。

仰望九天瀑布,闲听白鹿长鸣

望庐山瀑布,却要至秀峰。探幽寻密,追随诗仙足迹,穿越青玉峡,拾阶而上。半山腰即能隐隐听见奔雷之声。过漱玉洞,一道瀑布蓦然奔流而下,下书“九天池”,取自诗句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”。举目仰望,顿感气势磅礴,欲揽激流淖背!作为唐代诗人代表,李白浪漫诗句刻画出的瀑布意像,早已成为文化图腾,镌刻在每个国人的印象中。

半个世纪后,宋代儒家周敦颐、朱熹也是在此形成理学。他们吸纳道家和佛家思想整理出“四书”,提出“原道修身”。当时,九江成为理学摇篮,中国文化也开始走向高丽、日本乃至整个东亚文化圈。沧海桑田,再次踏进白鹿洞书院,虽然依然可听白鹿长鸣,白鹿石雕也已重见天日,但斯人已逝,只有《学规》石刻以其微言大义影响着国人的言行举止。迈步书院间,看着房屋建筑,古人雕塑和古朴桌椅,耳畔仿佛回响着古代学子琅琅的读书声。

走出书院,溪流旁的枕流石被时光流水不断冲刷。“枕流”有“以清流洗耳”之意,隐隐透露着朱熹南康知军时退隐进修的禅意。出则仕,在朝堂间指点江山;入则隐,在山水间著书立说,这本就是古代大贤的人生路径。

九派浔阳郡,分明似画图;一步一移景,一景一陶然。九江还有太多的山水文化,需要细细摩挲体味,如三国周郎的点将台,汉代灌婴大将军筑的浪井……当您踏足这里的那刻,已远远不是埋首于湖光山色间,自然更多的是寻觅心灵中的文化之梦。

总点击量为: